别墅老板囊如洗,父病人难知。

日期:2020-07-31 | 内容来源: | 阅读:162


    壬辰年4月的一天,靖江的小兄弟X先生约我去靖江给他的几个朋友看看房子的宅运。这天下着小雨,我到了靖江,X先生已经在车站等我了,第一站,我们去了他的舅舅家。
    舅舅从家里迎了出来,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显然有点吃惊怎么来了个女的?这点微妙的眼神变化大大地伤害了我的自尊心,但我还是沉住了气。
 

 
舅舅打着伞陪着我勘察了一下外局砂水。
    这是一套自建的三层别墅楼,商务车就停在门口,任何人看了都会说这是一个发大财的大老板。我们一行人站在雨天里,我正准备开口断事,突然想起舅舅开始时的眼神,让我决定“打击”下舅舅,于是我酝酿了一下措辞开口说话了:“老舅,您是哪年住进这套房的啊?”
    老舅不假思索地说:“07年。”
    我说:“老舅啊,别看您住着别墅,开着商务车,我看您是徒有虚名啊,自从您07年搬进这套别墅,您就事业不顺啦。”
    老舅看着我,什么话也不说,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平静得没有一点波澜,而我却是很自信地继续着我的话题:“07年这年您出车祸了。”
老舅很坚定的摇着头说:“没有。”我也很坚定地看着他说:“一定有,您再想想。”
    老舅侧着头,凝神聚气地想了一会说:“哦,我想起来了是出了个小车祸,赔偿了5万给人家。”
    老舅说话的口气,让我感觉到了他的财大气粗,但是我仍然顺着我的思路往下说:“08年,您破大财了。”
    这次,老舅没有否认,只是看着我微微地点了一下头,仍然是什么表情也没有。
我问道:“爷爷属相是什么的啊?”“属猪的。”老舅很快的告诉我
    “那爷爷去年(2011年)生病了,且是重大疾病,”我也迅速的下了断语。
老舅这次开口说话了:“什么病?”“肾病或者男性科。”
老舅不讲话了。
    说话间,我们走进屋里,上了楼,勘察了一下室内砂水,我又继续断道:“您生的女儿吧?”
是的
“您女儿是在大型国企或者事业单位工作。”我补充道。“是的,大型国企,是靖江有名的大单位。
    这时候,舅妈给我们上了茶,我们一行人都坐到了沙发上,
    舅妈也坐到一旁,我看是该到了下结论的时候了,我说:“老舅,自从您搬进这房子以后,您的事业就不好做了,您是大业务拿不到,小生意有得做,您用小生意养大业务。您也应酬了,您也请客送礼了,但是,到了关键的时候,大单子却是别人的,你是临门一脚踢不动啊”说完这些,我静静的看着老舅。
    这时的老舅的体态和刚开始我来的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他直起身子,往前坐了坐,用很尊敬和虔诚的眼神看着我,终于开了他的金口给我讲述他的故事:“我以前是做企业的,08年我亏了800万,企业倒闭了,当时我轻生的念头都有了,本来在当地小有名气的我,现在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后来多亏一帮朋友帮忙,度过了难关,从此改行从事房地产建筑的工作了。”老舅点了一支烟继续道:“正如您所说,我是“临门一脚踢不动每逢大的业务,我开头都是很有希望的,送人情、拉关系什么都做了,但是,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往往与大单失之交臂,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这让我困惑了好久,后来听我外甥说你风水很厉害,所以请你来指点指点。
    后来我得知,在我之前,老舅已经请了好几位风水大师来指点过了,但终未果。
    接下来,我按照我们的风水技法给他家进行了调理的交待、安排。转眼间到了吃饭的时候了,席间X先生的妈妈,也就是老舅的姐姐也来了,我顺便问了她一下:“去年您父亲得的什么病?”老舅的姐姐答道:“睾丸癌。”这正应了我所说的“肾病或男性病”之说。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家里经历了好多事,母亲的去世、去枣庄学习、去兰州、去临沂学习、去北京我早把X先生的老舅家这点事给忘了,突然有一天,X先生给我打电话,说请我再去一趟靖江,那边有几个朋友也想请我看一下风水,我欣然开车前往。中午吃饭的时候,X先生告诉说:“自从我调理老舅家风水以后,老舅的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靖江当地签单5000万;无锡签单8000万;浙江签单24亿。”
    这样的结果是我们所共同高兴的。其实,在我的风水职业生涯中,这样的奇迹已经不是一桩两桩了,有政府官员升官的(碍于当事人的身份不便公开,所以此类文章一直没有发表);有学子求学调文昌高中名校的;有婚后不得生养调理后得子的;有生意不好调理后发财的.不胜枚举
    我相信以后这类的例子会越来越多,我们共同期待。

 
    壬辰年秋孙雏于泰州海陵
    后续:壬辰年11月10号,我又去了靖江,Ⅹ先生告诉我,老舅现在发财了,开了公司,买了新车,又在北京和扬州签单了,真是好消息连连啊,为他高兴。